大国小民丨妈妈的海南梦,让我们在限购前买了房

编辑:凯恩/2018-10-11 13:25

  自从我妈换了智能手机,凌表妹在海南的生活也通过朋友圈展现出来,我妈每天都关注着,还不忘和我们分享:

  买房的人操着不同的口音,用各自的家乡话商量着、呼喊着,现场十分混乱。“你们看,买房的大部分都是北方人,东北人最多。你们要买得抓紧,现在陵水县的新楼盘只要一开,很快就被抢空了。”老乡指着他们说道。

  在买房这件事上,我妈没能取得我们的支持。我们说她“财迷心窍,凡事不考虑风险”,她说我们“胆小保守,一辈子都发不了财”。

  妈妈没有办法,虽然她的钱都是她亲手赚的,可是现在老了,也不能不管孩子的意见。更何况,不管是北海还是陵水,凭她一个人连到达那里都不可能,更何况是去置产买房呢?

  我和妈妈提了北海,妈妈很感兴趣,听到那里的房价更是心动不已。

  妈妈的房子涨价了,我既高兴又怅然。

  每次看到凌表妹晒出的照片,妈妈总是静静地捧着手机,戴着老花镜看上很久很久。眼神慢慢变得柔和专注,眼角的皱纹似乎也舒展开了。

  为小姑高兴的同时,妈妈又开始焦虑起来。她更加迫切地想在海南买一套房,可是随着房价大涨,她攒的那些钱在三亚及周边县市已经买不起任何一套房子了。

  凌表妹一向都是全家人的骄傲,24岁法学专业研究生毕业,通过国家司法考试,考到了河北某市检察院。在老家,公务员工作很是让人羡慕,检察官说起来也挺体面,可是凌表妹还是毅然决然地把一切都放弃了。

  2016年冬天,小姑和小姑父结伴去海南旅游,原本只打算玩4、5天,可一周过去了,他们还在那里。有天下班回家,妈妈兴奋地对我说:“你小姑打电话,说他们要在那里买房子,一时还回不来呢!”

  投稿给“大国小民”栏目,可致信:thelivings@vip.163.com,稿件一经刊用,将根据文章质量,提供千字500元-1000元的稿酬。其它合作、建议、故事线索,欢迎于微信后台(或邮件)联系我们。

  接着,他翻出海南省地图,从三亚到陵水划了一条线,“这条线就是北纬18度线,陵水和三亚都在这条线上,只有从这里往南才是真正的热带气候。海口不行,冬天冷,潮湿多雨,只有这里——”他在地图上重重点了一下,“才是整个海南岛的精华!”

  我妈年纪大了,不懂得怎样乘坐火车、飞机,必须要有人陪同,这样费用算下来,最少也要5、6千元。我提醒妈妈:“买房这样的事情不是一次就能成功的,将来还要验房、收房、装修、买家具,每次都跋山涉水地过去,代价真是太大了。”

  房子的价格一路高歌猛走,妈妈在家里扬眉吐气,“看看,我买对了吧!依着你们几个的胆小劲儿,保管把这大好机会白白放过去。”家庭聚会时,小姑父说起他家在海南的房子时,妈妈也大大方方地说,“去海南的时候咱们一起去。”

  房子面积小,全家同时去住不下,妈妈已经排好了次序:第一批是我家,第二批是弟弟一家。海南菜贵,去的时候就带着家乡的玉米糁子、干萝卜条、红薯粉条,自己做饭吃。卧室也不买床了,改成榻榻米,客厅的沙发也买成坐卧两用样式的,这样可以住下更多的人。

  看着凌表妹在海南的生活,我逐渐理解了妈妈作为一个北方人,非要在海南买房的执念。在那里拥有一套房子,不仅仅是因为这套房子可以带来财富,更意味着多了一种生活方式的选择——她可以在某个时刻,摆脱家里的大事小情,离开让她操心了一辈子的儿女子孙,清清静静地过上一段日子。

  4月22日,海南省政府发布限购令。那天晚上,凌表妹发来一条消息:“最后一小时,过了12点,岛外客户没有两年社保,不能购买商品房,现在售房处都在加班加点收房款。”

  就这样,没去现场看一眼,我妈就花了50万在海南买了一套70多平米的小户型楼房。

  小姑父有些心动。他在老家经营一间工厂,每年费心费力才有几十万收入,没想到别人买一栋别墅,轻轻松松就抵得上好几年的利润。这些年,小姑父赚的钱都投到工厂的运转和扩大上了,现在老乡的话仿佛给他打开了一个新世界。

  2016年年底,原本在河北某市检察院工作的凌表妹忽然辞职,跑到海南三亚的一家律师事务所当起了律师。

  那年过年,全家在小姑家聚会,小姑父把他在海南买下的房子夸了又夸。尽管房子刚开始挖地基,可这并不妨碍小姑父兴奋地在售房宣传页上指点江山。

  2017年春天,弟弟单位集资建房。他们夫妻俩经济不宽裕,又不愿意向妈妈张口,就想着先买一套100平米左右的二居室,等过几年再换大的。妈妈知道后,主动赞助他们换了一套大房子,这手里的积蓄花出去一大笔。

  老乡邀请他们去别墅坐坐。这趟参观让小姑和小姑父大开眼界——别墅内部装饰华丽自不必说,小区里到处树木葱茏,还有水汽蒸腾的温泉游泳池。小姑想起老家冬天三天两头的雾霾,瞬间觉得这里简直就是天堂,羡慕不已。

  小姑来看她,顺便劝我们,“让她买吧,这已经成了她的心病了,别再因为这个事把身体搭凤凰彩票(fh643.com)进去。”我妈倚坐在沙发上,眼圈红红的,不时抹着眼角的泪,嘴里嘟囔着:“我自己赚的钱,我还做不了主了……”

  “妈,咱们连买一张飞机票都心疼,就不要再去想这样的事情了。买海岛房,不是咱们普通老百姓能力范围的事情,还是放弃吧!”

  我翻着手机上的路线设计:“即便坐飞机也不能直达,要在南宁或福州中转,而且飞机票要1000多元。”

  “稀缺资源!懂吗?海南环境这么好,全中国的人都挤到那里买房,土地资源是有限的,房子自然也是有限的!尤其是‘北纬18度线’附近的房子更是稀缺中的稀缺……”小姑父的得意溢于言表,妈妈满脸羡慕。

  妈妈把一切都计划得周周到到,只等房子一交工,就带着她的儿女们奔向海南的新生活。

  不知何时起,我也开始关注和海南房产有关的消息,大概是希望能够帮我妈完成这个梦想吧。

  全家纠结了一夜都没有商量出个结果,第二天小姑打来电话,说她和小姑父打仗一般才抢到一套房子,而且只抢到了一套,我妈即使要买也没了。

  我妈是个胆子大、有决断的人,只要有赚钱的机会,她都勇于冒险,即便老了性格依然如此。她马上去和我弟商量,不料被我弟兜头泼了一盆冷水:

  我犹豫着,说实话我也不支持我妈到那么远的地方买房子。

  “唉——”她长叹一声,“咱家还是没钱,要是像你小姑家一样经济充裕,我也买一套,带着你们都去住。”小姑家在海南置了房产后,小叔的女儿凌表妹也在那年去了海南。

  这个楼盘是老家一个地产商开发的,位于海南省东方市。按凌表妹的说法,“这位老板很有实力,房子一定会按时交工。而且东方市位置也不错,距离三亚不过150公里,开车不用两个小时。最最重要的是,东方市的房价还没涨上来,每平米7000元起”。

  妈妈和小姑相处得很好,赚钱的事情小姑总会第一个想到她。我妈听了小姑的介绍,也是立刻心头火热。她凤凰娱乐(fh643.com)俩一拍即合,小姑在现场帮我妈看房子,我妈尽快和家里人商量,做出决定。

  我弟一向负责保管我妈的钱,这次把她的几个存折都拿了出来,陪着她到银行把钱汇给凌表妹,让她全权代理买房。汇款那天,银行工作人员反复询问了好几遍,害怕我们遇到诈骗,我妈脸上笑开了花,连连表示“是在海南买房子”。

  钱越来越少,海南的房子越来越贵。妈妈很少再提海南了。

  一晃到了年底,腊月十七是小姑的生日,小姑夫在酒店大摆宴席,找了最大的包间,把全家20多口都请来了。以往小姑过生日,大家都是在家里吃一顿,可今年的生日办得格外气派,小姑夫拿出珍藏的酒来招待客人,还给小姑订了鲜花和蛋糕。

  我弟不服气,“小姑夫,你怎么知道一定会涨,万一跌了呢?”

  原来,他们在三亚游玩时,听说小姑父同村的一个老乡当时也在三亚,就约着见了面。这位老乡在村里属于富豪级别,靠承包工程赚了大钱,5年前在三亚附近的陵水县购置了两栋别墅,一到冬天就会带着全家来这里度假。

  《大国小民》第808期

  “妈,你忘了前几年鹭岛小区的事了吗?开发商雇了一群人假装抢房,在现场挤来挤去营造气氛,开盘半天就宣布全部卖完——这都是商家的饥饿营销,专门刺激买房者的。”弟弟不屑地说,“怎么样,鹭岛小区烂尾了吧,当初抢房的人现在都悔断肠子了!”

  小姑家的房子房价暴涨让妈妈又多了几分底气,她横下一条心,不管怎样都要抓住这次机会。我和弟弟的反对也不再像以前那样硬气,我一面说着“房价不会这样疯涨”、“房地产是泡沫经济”,一边又在心里暗暗怀疑自己的判断——事实不断证明,不管是在北京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,还是在我们老家这样的十八线城市买房,统统没有买错的。

  妈妈神情急切,努力想要说服我:“你小姑在现场亲眼看到的,那些人买房子的劲头可大了,简直就像不花钱一样。你想想,好东西大家凤凰彩票(fh643.com)才会抢,人家就没有考虑什么‘烂尾’、‘接盘侠’,不可能那些人都是傻瓜吧!”

  编辑:任羽欣

  弟弟的理由充足,我妈说不过他。虽然表面上偃旗息鼓,并不代表她会轻易放弃,于是打电话叫我过来,想取得我的支持。

  据说她是和同学到海南旅游时做的决定。

  这种形势下,海南的房价怎能不涨?

  大家一片哗然。在我们这座小城市,一个普通公务员一辈子都赚不了100万呢。妈妈手指哆哆嗦嗦地点着我和弟弟:“都是你们两个,要不是你们拦着,我当时一定跟着你小姑去买一套房子,这样咱家不也赚钱了吗?”

  2018年年初,妈妈交过房款不过一月,这家楼盘开始正式对外出售,开盘价9000元。

  我也劝:“妈,留着你的钱养老吧,你已经快60岁了,别折腾了。小姑家里有钱,即便赔了,人家也赔得起。你呢,一辈子辛辛苦苦就攒了这些钱,还是稳妥一些的好。”

  老乡是个利落人,当即就带他们去了那个楼盘。如果说老乡的介绍让他们还有些将信将疑,那开盘现场的热烈气氛则彻底打消了疑虑——售楼处人头攒动,人们围着售楼小姐,争抢着一套动辄数十上百万的房子。

  我和弟弟默然不语。我们两个都是树叶落下来都害怕砸着脑袋的性格,从来不相信那些能够发横财的勾当,哪想到这世上真就有这样的好事,还差点砸到自家头上。

  6月份,小姑家的房子交工了。9月份,妈妈的房子也要交工了,她一天天数着自己去海南的日子。希望这套房子带给她不仅是财富,更是崭新的、美好的晚年生活。

  现代社会财富的取得方式,有时候真是让人感到匪夷所思。妈妈的前半生,用自己的双手一分一毫地赚明白钱,打过烧饼、缝过衣裳、养过兔子、喂过鸭子、裱糊过顶棚、做过凉皮,而现在一念执着促使她在海南买下一套房子,竟然让她辛苦攒的养老钱翻了一番。

  这一消息让家里再次陷入争论中。

  老乡介绍,这两栋别墅买的时候每平米才7000元,现在已经涨到两万了。他拍拍小姑父的肩膀:“有了房子咱就是海南人,赚钱不就是为了享受吗?再说,现在做什么生意能比得上买房子赚钱?什么都不用做,几年给我赚了300多万。怎么样,你也在这里买一套吧,正好有个楼盘刚开盘。”

  是的,清清静静,这4个字对一个60岁的家庭主妇来说是多么珍贵。

  一下飞机,目光所到之处天空湛蓝、树木浓翠,再吸一口清新的空气,凌表妹当即就有些心动。凌表妹工作的城市临近北京,虽然城市建设发展得很快——可是那又怎样呢,还是避不开满满的沙尘、冬天寒冷彻骨的风雪。

  “我们现在看的这个楼盘在陵水县,和三亚相邻。1万2一平,环境非常好,以后房价肯定还会再涨,在这里买绝对不会赔!”小姑在电话里扯着嗓门大喊,配合着杂乱的现场背景声,热腾腾的场面感扑面而来。

  本文系网易“大国小民”栏目出品。联系方式:thelivings@vip.163.com

  同事肖平在广西北海市买了房,我试探地问了下当地的房价。肖平很快回我消息,他买的房子在北海银滩附近,均价每平4000元。我有些心动:这个价格我妈是可以接受的,北海也在海边,在那里买房或许可以圆她的一个海岛梦。

  这事之后,我妈的脸阴沉了好多天,我和我弟则松了口气。

  我翻看着小姑旅游时拍下的照片,那座遥远的海南岛渐渐在脑海中清晰起来。我的老家在太行山脚下,四季分明,出门就是硬朗朗的大山,这样温软的气候和景致确实很有吸引力。

  小姑就是在抢房现场给妈妈打来的电话。

  “11月,三亚的海滩凉风习习”——彼时,老家冷风嗖嗖,寒雨阵阵,供暖公司已经发布通知要开始供暖;“12月,晨跑时邂逅了小区树木上盛开的红色花朵”——彼时,我们浑身裹得严严实实,在北方的第一场雪中跌跌撞撞地上班……

  2017年,“海南”两个字,妈妈念叨了整整一年。

  酒到酣处,小姑夫兴奋地宣布,他去年在海南买的那套房子主体完工,已经开始装修了。而且,小区二期的开盘价已经飙至了两万多,之前90多万买的房子现在价值180多万。小姑父高兴坏了:“有什么生意比买房更赚钱呢!”

  海南的房价暴涨暴跌,极不稳定,小心做了最后的“接盘侠”;那个楼盘现在连地基都没有打,万一将来烂尾了怎么办;全家人都在老家工作居住,将来你一个人去那里住没人照顾;按照现在的房价算,一套8、90平米的房子要耗尽你所有的积蓄,你已经老了,实在不适合拿自己的养老钱去做赌博似的投资……

  “看看,看看小区周围的环境!背靠国家森林公园,空气好得不得了,对面就是大海,步行10分钟就能到海滩,这地理位置,啧啧!”

  一切尘埃落定后,“去海南”就成了我妈的口头禅。她不光对我们姐弟俩说,更喜欢对着她的孙子孙女说,一个老人、几个小孩畅想着在海南的生活,我妈笑得最开心。

  凌表妹跟妈妈打趣,“大娘,卖房不,现在卖就能赚14万。”又过了两个月,凌表妹又告诉妈妈一个好消息,“大娘,房子又涨价了,现在对外销售1万2。”

  热烈的气氛感染着小姑和小姑父,他们当即决定加入买房大军。就在他们商量买哪个户型和楼层的时候,楼盘示意图上表示“已售出”的小红旗,哗哗哗插上去一大片,越发让人着急。

  题图:视觉中国

  我妈打算让我陪她一起去北海市看一看,我上网查了路线,顿时有些沮丧:我们要先到郑州坐火车,然后去桂林或南宁中转,之后才能到达北海,整个旅程长达十几个小时。

  “那坐飞机呢?”妈妈说。

  我妈想先去东方市实地看看,可就在这时,凌表妹又打电话来催促,说这个楼盘现在卖7000元是预售价,等一开盘就要涨到9000元,让我妈快做决断。

  “赔什么钱,房子在那里好端端摆着,还能赔到什么地方去!”妈妈反驳。

  虽然没有买房成功,但是我妈却对那个3000公里外的海岛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她在家里经常唠叨,说等小姑家的房子交工了,她一定要去住上一段时间。

  凌表妹也给妈妈发来消息:“这几天,海口房价每天涨500到1000元,三亚那边基本一晚涨3000元。有中介表示,自由贸易港消息公布后,三亚在售楼盘普遍涨了4000至8000元。”文字下还配了一段视频:摇摇晃晃的镜头下,人们挤在售楼部,近似疯狂地抢购着房子。

  自从凌表妹去了海南,妈妈的心思又活络起来。她叮嘱凌表妹帮忙留心一下合适的房子——她还是没能放弃自己的“海南梦”。

  我和弟弟无言以对,妈妈性格执拗,我们真害怕她钻牛角尖气出病来。于是我对妈妈说:“妈,你可想好了,你不要一门心思只想着赚钱,还要预料到将来可能会赔钱,做好最坏的打算。”

  我一样一样地给妈妈算着费用,她的脸色慢慢沉下来,显然花这么多钱她很心疼。看着妈妈,我忽然觉得我们的想法荒诞不经:为什么我们家一定要在数千里之外置一套房产呢?

  不想,凌表妹却在这时传来了好消息。

  错过了两次,我妈觉得如果这次再放过,这辈子就再没可能在海南买房了。她和弟弟争执了一天,气得一夜没合眼,第二天早上血压就升高了,头昏脑涨站不稳。

  4月份,中央宣布要将海南岛打造成为全球最大、内地唯一的自由贸易港。接着,公安部和国家移民管理局发布消息,5月1日起,在海南实施59国人员入境旅游免签政策。

  “最重要的是,”小姑夫加重了语气,我妈身体往前探了探,目光炯炯地看着他,“这里的房价一定会涨,两年之内最起码会涨1万!”

  在妈妈的坚持下,买房的事情定下来了。